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施亮的博客

财经评论员、专栏作者 微信公众号 guoshiliangbo

 
 
 

日志

 
 
关于我

郭施亮,知名财经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2013搜狐年度最佳行业自媒体人。每日经济新闻《每经智库》专家,前瞻网经济学人,国家级权威学术刊物《中国风险投资》特约评论员。同时,作者受邀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等权威机构撰写多篇学术性文章,并获得好评。作者评论文章、学术作品等常见于全国数十家主流媒体,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也广为传播。 微信公众号 guoshiliangbo 作者邮箱 guoshiliangbo@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城镇化为何是一步险棋?  

2013-09-09 07:0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城镇化为何是一步险棋?

  根据数据统计,当前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52.57%,城镇人口约为7.2亿。从2012年颁布的《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2011-2012年)》规划可以发现,未来10年国家仍将加快城镇化建设,预计未来可拉动的投资规模高达40万亿!针对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激烈探讨。的确,过去的城镇化加速推进为中国的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期间却引发了制度障碍、政策误读等弊端。

  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在全球属于何种水平?据统计,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城镇化率从17.9%上升至52.57%35年间发展的速度相当惊人,也基本达到全球的平均水平。可是,按照严格的城镇化率划分,户籍城镇化率对本国的城镇化水平有着更严格的要求。当然,这样也能够真实反映出当地的城镇化率。以当前的中国户籍城镇化率分析,仅为35.27%,远低于全球52%的平均水平。更有权威数据统计,城市面积十年扩张超过60%,远远高于城镇人口的增长速度。可见,过去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虽快,但是真实的城镇化水平并不高。

  其实,在过去的城镇化建设期间,不少地方把城镇化理解为房地产化。于是,当地就不惜一切代价建设房地产业,而过度的开发导致部分地区出现了“鬼城”。更多地方为确保政绩,疯狂买卖土地,且以权力寻租等形式推高房地产价格,进而导致城镇化的扭曲性发展。

  1992年以来,地方政绩开始与GDP挂钩。过去十年地方逐渐扭曲过往的发展模式,更多地方以提高GDP为根本目的,而不惜一切代价去牺牲部分群体的利益。最为突出的是,过去十年城市土地财政占比地方财政比重大幅度上升,普遍占比高达60%。更有甚者,该占比达到80%以上。依靠卖土地,实现财政增收的模式显然不具有可持续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累积的风险也是相对巨大的。因此,可以大胆地说,如果房地产价格大幅度下降,则地方将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中国城镇化为何是一步险棋?笔者郭施亮认为,地方对城镇化的误读是一个风险点。除此之外,城乡二元化结构模式的变相处理也是一个隐藏的风险点。

  当前,国内的内部发展极度不均衡。一方面是城市的公共建设服务相当周全,而相应的社会保障体系也处于完善的阶段。另一方面是农村经济仍以小农经济为主,而当前占比人口总量很大的农村人口一直压制着中国的经济腾飞。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数亿的农村人口得以发展,则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促进作用。

  随着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大量的农村人口逐渐分散至各主要城市,特别是年轻人更向往于相对发达的东部城市。然而,经过长期的城镇化发展,一些弊端却逐渐形成。有数据显示,当前约有2亿多农民工没有城镇户籍,而农民工参加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以及工伤保险的比例分别为14.3%16.9%24%。可见,大量的农民工虽然在城市中生活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却没有真正地取得相应的社会保障,或者是受到保障的人数很少。因此,在城镇化发展的同时,农民的户籍、土地等问题就必须得到合理地解决。

  以户籍问题为例,当前中国的户籍城镇化率为35.27%,实际水平或许更低。笔者郭施亮认为,农民的户籍有效性是最关键的问题之一。以就业为例,不少农民工进城就业经常会发生权益受损的问题。而社会的不法利益者善用了农民工的朴实而最大限度地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更有甚至,对他们的基本保障视而不见。这一切,也是见怪不怪了。又以教育为例,很多农民工在城市生活时间较长,有不少农民工在城市生儿育女。而随着孩子的年龄增大,他们的教育问题就成了最大的负担。以高考为例,异地高考始终无法得到有效地处理,而更多的孩子也得不到公平的教育与发展机会。于是,提高户籍有效性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近几年,国家一直倡导让农民分享城镇化的红利。于是,农村资产货币化、土地流转等问题成为了未来可能推出的红利政策之一。

  以农村资产货币化为例,针对过去长期流通性不强的农村资产,若实现农村资产货币化将激活农村潜在的巨额财富。更有评论认为,农村资产货币化将是未来中国经济的又一个增长引擎。不过,农村资产货币化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其中土地归属等问题尚属社会长期难以解决的难题,因此农村资产货币化的实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以近年热议的土地流转为例,国家的初衷是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将土地的使用权转让给其他农户或者经济组织,以实现农民的收入增加。不可否认,上述的举措或将大大刺激农村的经济,也为农民带来实际的收益。但是在政策推进的同时,或许会进一步促使农村的人口流失,导致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加剧。也有数据统计,当前外出的农民工达到2.5亿人,且全国每年的撂荒耕地近3000万亩!另外,由于利益输送等现象的长期存在,在政策执行的期间,不排除部分利益者利用政策的漏洞而谋利,从而损害了农民的切身利益。

正如管理层所说,中国的城镇化建设需要以人为核心,以质量为关键,以改革为动力。的确,过去中国的城镇化建设过分重量,而不重质。国家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当任务下发至地方时,却完全变了味,这就是当前中国城镇化建设的最大弊端。

 

  评论这张
 
阅读(122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