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施亮的博客

财经评论员、专栏作者 微信公众号 guoshiliangbo

 
 
 

日志

 
 
关于我

郭施亮,知名财经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2013搜狐年度最佳行业自媒体人。每日经济新闻《每经智库》专家,前瞻网经济学人,国家级权威学术刊物《中国风险投资》特约评论员。同时,作者受邀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等权威机构撰写多篇学术性文章,并获得好评。作者评论文章、学术作品等常见于全国数十家主流媒体,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也广为传播。 微信公众号 guoshiliangbo 作者邮箱 guoshiliangbo@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新快报事件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3-10-24 07: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快报事件告诉了我们什么?

  中联重科,作为中国唯一一家入围“亚洲品牌500强”的工程机械行业,近期却因新快报记者被刑拘一事而引来了巨大的舆论风波。受事件影响,中联重科AH股股价大幅跳水。其中,H股股价更是跌近6%

  据消息显示,1018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跨省刑事拘留。从详细的资料来看,从2012926日至201361日,陈永洲曾经发表过10多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以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判性的报道。对此,新快报就此事件在本月23日进行反击,并在当天头版头条以“请放人”三个大字为题,并要求长沙警方释放陈永洲记者。值得一提的是,同时新快报就之前陈永洲发表的批评性报道进行详细地阐述,并强调记者之前的文章仅有的谬误即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广告费5.13亿”。

  在事件持续升级发酵之际,中联重科历年的财务数据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以2012926日为例,陈永洲发表了关于《中联重科施财技半年利润“虚增”逾7亿》的文章,由此拉开了中联重科财务造假等丑闻的序幕。

  的确,中联重科近年的业绩表现也让不少市场人士感到担忧。虽说在过去二十余年间,中联重科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5%,但是随着国内经济的持续疲软,以机械为主的周期性行业也受到了严峻的考验。以2012年的年报数据为例,中联重科实现营业收入480.71亿元,而净利润也实现了73.3亿元。对此,媒体认为,在2012年的重型机械市场环境持续恶化的背景下,中联重科的财务数据竟然能够实现远高于同行业的平均增幅,理应值得怀疑。又以2013年的半年报为例,中联重科上半年实现收入202亿元,同比下降31%;而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降达到48%,录得每股收益仅有0.38元。对比过去几年辉煌的业绩水平,中联重科作为一家大型国企,如今却受制于工程机械行业的持续低迷行情,从而导致业绩的滑坡。不过企业业绩变动速度之快,对比数据降幅之大因此成为了媒体关注的对象。

  需要注意的是,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期内,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的竞争模式更可能成为媒体持续追踪的原因。

  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均属国内工程机械的巨头。自上世纪90年代初发展至今,两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得到极大地提升。进入21世纪,随着产业需求的井喷以及相应的政策扶持,两大巨头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然而,自2010年后期以来,随着产能的大幅度扩张,成本等因素的持续上涨促使企业采取更为激进的营销手段。根据资料显示,两大巨头从交货期的比拼发展至客户资源的比拼,再到市场份额等方面的比拼,恶性竞争有愈演愈烈之势。由于这种恶性竞争模式的长期存在,两大巨头基本达到了互相对立的阶段。更有媒体报道称,两大巨头为了抢占更大的市场占有率,不惜一切后果去破坏对手的计划,挤压对手以实现自身的发展。

  前一段时期,三一重工终于采取了总部搬迁的策略,旨在规避恶性竞争。对此,有数据测算,三一重工的搬迁将会减少当地10亿元左右的税收,而数百亿元的GDP也将会计入北京名下。尽管相关机构不断呼吁企业需要理性竞争,避免恶性竞争的行为,但由于种种因素的阻碍,企业为求市场占有率,挤压对手以实现自身的壮大,恶性竞争也就难以避免了。显然,三一重工总部的搬迁这也是长期恶性竞争下的结果。

  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跨省刑事拘留,此事也是难以理解的。何谓“损害商业信誉罪”,即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给他人的权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在此事件中,陈永洲是否存在捏造虚伪事实实际上对方也没有提供有效的证据,而就此简单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而跨省刑事拘留的确说不过去。其实,记者发布报道,或者发布一些批评性的评论文章是职业的要求。只要不超越法律的底线,则记者的言论就不应该受到制约。有机构认为,在当下的社会,记者已然成为高危的职业,更有部分记者因维护正义而惨遭死亡。笔者认为,作为一家企业,特别是拥有背景的大型国有企业,当面对一些批评建议性的言论时,应该耐心听取。而面对一些有针对性的批评报道时,就应该利用有效的证据来反驳。必要时,可以采用正常的法律途径去解决。若仅凭维护自身或企业的利益,而直接利用自己的背景来捉人。那么,我们的法律法规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0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